儋州人文

四本房产证的清醒。

2022 年 03 月 08 日 16:03 儋州洪七公





1,

深夜的城市,路灯依旧通明。

只是过于寂静,灯影交叠下,反倒处处透着森森然的鬼气。

华峰摁掉广播里的鬼故事,悄悄从镜子里瞥了眼后座,蓦地怔住。女人不知何时躺下来了,盘着的青丝也散下来,乌泱泱洒满座椅。如果不留心两颊透着人气的酡红醉意,单单看那勾缠着屡屡乌发的亮红嘴唇,活生生一只艳鬼。

刚刚放的鬼故事怎么说来着,女鬼多是来寻男人的,艳鬼尤其是。华峰心底莫名生出些旖旎心思,指尖在方向盘上攥了攥,目光仍止不住向后打量着。

明明躺平了,依旧能瞧出身段风流。胸口隆起的两粒扣子,仿佛随时要崩开。路过减速带,车子一颠一颠,那处丘壑也跟着一颤一颤,危险得很。

华峰呼吸紧了紧,正好有车子从身边摁着喇叭疾驰而过,顿时清醒几分,敛起心神认真开车。

而后座的女人睡意深沉,完全没有被喇叭吵醒。

究竟喝了多少,才能醉成这样。

华峰摇了摇头,心生一丝怜惜。这不是他第一次送田娜回家,却是她醉得最厉害的一次。以往,她虽然也是一身酒气,意识至少是清醒的,有时还会跟他闲聊几句。

哪像现在,睡得这么沉,一会儿要是喊不醒,他该怎么把她弄上楼?

想到这里,华峰的旖旎心思瞬间没了。当初应聘时人事说他以后给王总一个人当司机就行了,现在王总却隔三差五要他送醉酒的田娜回家。以后,是不是还要送其他女人呢。关键是,额外加班没有丁点儿表示。

不是华峰钻到钱眼里,而是他确实需要钱。

他已经二十九岁,再不找对象,父母在老家都没脸出门了。现在的女孩现实得很,甭管城里乡下,买房都是第一条件。他年轻时混日子,想起来挣钱时,房价已经无法攀触。

前女友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为了攒钱买房,就算跟着领导去了那种场合,即使客户方做东,他也不敢轻易尝试,舍不得事后的小费。

后座上的女人不知何时换了睡姿,包臀裙勾勒出玲珑饱满的曲线。华峰松了松领带结,只觉得夏天来得有点早。

终于到了。

他长呼一口气,向后看去。然而,连喊数声,座位上的人纹丝不动,只弱弱地发出轻微的呻吟,似娇憨的抗议。

华峰呆住,定了定心神,伸长手臂推了推。他想快点结束这闷热的煎熬,戳在田娜脊背上的指尖便用了些许力道,她大约吃痛,忽地转过身来。他的手指来不及收回,正好落在她的胸脯上。

和想象中一样柔软。

几秒后,华峰触电似地缩回手,指腹意犹未尽似地捻了捻空气。

不远处,小区保安打着手电筒四处巡逻。华峰心中杂乱无章,只觉得不能再耽搁时间,明早还要去接领导。于是拉开后车门,一把捞起沉睡的女人。

他的动作不算温柔,田娜的额头在车门上磕了一下,酒醒了一大半,然而脚步仍然虚浮,不得不半倚在他怀中。

华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弄伤了她,难免有些心虚。她毕竟是个女人,还醉成那样,他的火气不该发在她身上。脸上神色缓和下来,低声道:“娜姐,你住几楼,我扶你上去。”

田娜睁开醉意朦胧的眼睛,在他脸上流连一圈,笑着说了一个数字。

华峰没想到,田娜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他将她扶到沙发上,然后给她倒了杯水。她喝水的当儿,他飞快地扫了眼几个卧室。她一口气喝完水,唇边挂着亮晶晶的水渍,微笑道:“我离婚了,孩子住校,平时就我一个人在家。”

华峰愣住。他不知道田娜离过婚,公司其他人也不知道,男同事们私下还讨论过她老公究竟是忍者神龟还是压根不知道老婆在外面什么样子。

事实上,田娜除了在酒桌上能喝得开,其他时候和多数女员工没什么区别,甚至穿着更保守,总是灰白黑的职业装。但是她和王总走得近,酒桌上又吃香,这就很引人遐想了。

尤其是那几个被她抢了业绩的男同事,最爱在私底下传播她的桃色轶事。那叫一个香艳动人,至于是真是假没人研究,反正传得人多了,假的也能作真。

作为王总的司机,华峰经常被同事打探内情。然而,他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多。不过,王总确实喜欢带田娜上酒局,还总爱让他送她回家。

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也认为,他们绝不单纯。

2,

华峰没想到,有一天会睡一个比自己大八岁的女人。

那晚,他好心扶田娜上楼,还给她倒水。本来他就要离开了,结果她说担心自己醉酒洗澡晕倒在卫生间没人管,问他能不能等她洗完澡再离开。

孤男寡女,还洗澡,显而易见会发生什么。

华峰憋了数年的精力,一晚上释放了个干净。直到醒来,不免心惊胆战,田娜虽然离婚了,可是她跟王总不干不净,他这相当于是绿了自己的上司啊。

他吓得衣服都穿不利索,五官紧张得变了形。虽然经常额外加班,他对这份工作还是很满意的。那些给王总上供的,私下往往不会少了他的好处。靠着这笔灰色收入,他的薪水不比坐办公室的白领差。

田娜趴在床边,笑嘻嘻地看着他慌里慌张穿完衣服,才悠悠道出她和王总的关系。王总确实亲近她,不过不是情人关系,只是看中她在酒桌上的斡旋能力。她能喝也肯喝,酒桌上放得开,帮他拉了不少客户。

她这样一解释,华峰想到从前王总安排他送她回家的情形,的确不像有暧昧。况且,田娜虽然身材婀娜,五官却一般,加上年纪摆在那,做王总的情人似乎还真差点火候。

不过,一想到两人在床上的缠绵,华峰又觉得,年纪大的反而比小姑娘更有风情。

他卸下紧张,抬眼对上田娜那双盈盈笑眼,心口生出几分得意。在这个拜金的年代,像他这样没钱的,还有女人肯投怀送抱,无异于个人魅力的象征。

华峰忐忑了几天,都没等到田娜的索求,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果然,离过婚的女人有自知之明,不会予取予求。不像那些小姑娘,牵个手都能沽出天价。

不过,田娜坦然得仿佛忘记了那一夜。在公司看见华峰,仍和往常一般点头打招呼,眉眼没有任何变化。她越是这样,他反而上心起来。

从前厌烦的送人任务,现在倒成为生活的福利。

半个月后,华峰终于又载着喝多酒的田娜回家。这一次,她没有醉倒,脸色却白白的,一直蹙眉捂着胃。他想了想,将车停在路边,跑进便利店买了几杯粥。

怕被贴罚单,他一路小跑,将粥递给她时还在喘气:我不知道...你喜欢喝哪种,就让他们每种都热了一杯!

田娜定定地看了他一会,才伸手接过粥。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一张带着笑意的脸。

和以往那些浮于表面的笑容相比,她的笑意终于从眼底渗出来。

这是一个身心交合的夜晚。

华峰知道田娜是因为前夫出轨而离婚,做了好几年的单亲妈妈,相亲数次都没成功,没有男人愿意接受她的儿子。

田娜则知道华峰的前女友攀高枝去了,他做梦都想一夜暴富,然后到她面前狠狠显摆,问她后不后悔。

他们发现,竭力伪装的皮囊背后,他们藏着同样孤独的灵魂。这一刻,他们前所未有地亲近,超越了年龄和地位的沟壑。

从此以后,不需要任何人交代,华峰主动当起田娜的司机。车上永远为她备好胃药和开水,还有免费的醉后抱上楼服务。

一个个酒气熏天的夜晚,也是极尽缠绵的夜晚。两个寂寞疲惫的灵魂,拼命从对方的肉体中寻找慰藉。当然,多余的话谁都没说。比如,他们是什么关系。

田娜不开口,华峰自然乐得沉默。有些话,心知肚明就好,说出来反而影响快活。就这样,只为寻欢,有什么不好。

直到那天,田娜发现自己丢了一份重要合同在家里,偏偏她又走不开,便将钥匙给华峰,请他帮忙回家取过来。

她说在书柜抽屉,却没说哪一个抽屉。华峰进书房一看,竟然有三个抽屉。他一个个拉开,找到合同的同时,在另一个抽屉发现了四本房产证。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房产证,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本本打开,上面的户主竟然都是田娜。

华峰呆住。一直以来,他以为田娜只有现在住的这套房子,而且还有一大笔贷款没还完。没想到,她竟然深藏不露。

一个普通女人和一个拥有四套房子的女人,显然有天大的区别。

3,

华峰的殷勤肉眼可见。

以前他在田娜家过夜,第二天一早必定走得连个影都看不到。现在他仍然起得很早,但是一定会买好早饭,并贴心地嘱咐她必须吃掉,好好养胃。

以前他们除了上床,平时基本没什么关联,在公司见面也只是照常打个招呼。现在,他时不时就给她买杯奶茶,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在追求她。

以前他从不过问她儿子的事,现在他经常主动询问孩子的学习成绩,还提出周末带他们娘俩一起出去玩。尽管田娜没有答应,他仍觉得至少自己的态度表达到位了。他不嫌弃她儿子。

虽然他没房子,但是一个能接受她一把年纪还带个拖油瓶的男人,上哪找。更何况,他还是头婚。

所以,华峰决定求婚时,完全没想过田娜会拒绝。

其实,田娜也不是拒绝,只是要求签婚前财产协议。然而,这在华峰看来,无异于拒绝。如果要签婚前财产协议,他为什么要娶她?他一大好未婚青年,干嘛非得找一个二手货,还不是看她有......

他的脸色很难看,目光扫过田娜眼角的纹路,费了很大劲才忍下心口的怒气,竭力作出一副深情被辜负的失望姿态。

田娜却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云淡风轻道:“姐姐我的书房里装了监控,不然怎么敢随便把钥匙给别人呢。”

华峰愕然,想起自己在她书房里贪婪地摩挲那些房产证的情景,只觉得耳根发烫。

他终于看明白了她眼底的清醒,无论喝醉了还是在床上,永远不会丢掉的清醒。那是一个单亲妈妈对命运的戒备,也是一个女人历尽千帆后的自我保护。

田娜没有告诉华峰,离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和现在的他一样,渴望通过婚姻改善生活。

然而,她自身砝码不够,一次次被别人戏弄。渐渐地,她明白,与其靠着男人和婚姻谋求生路,不如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幸好,她有喝酒的天赋。凭着不要命地敞开喝,她在雄性饭桌给自己撕出一方天地,挣来那一本本证书和儿子的未来。

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和儿子无所依,再也不用祈求别人能同时接受她和孩子,再也不用寄希望于从婚姻中获取安全感。于是,她终于放弃再婚了。

她有房子有存款有儿子,为什么还要男人赐予一个名分呢。更何况名分既是枷锁,也是责任。她的一个闺蜜曾说过一句话,结婚证,就是逮捕令,进了婚姻的牢,想再越狱,非得扒层皮。除非遇到真心,她实在没必要再自讨苦吃。

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在玩,两个孤独的人,互相慰藉,各取所需,该仅此而已。是他起了贪心,生出无谓的欲念,还要打着爱情的幌子,结果闹出一场笑话。

被生活磋磨过的人,比谁都能分辨虚情假意。他哪里知道。


—END—


好物:秋风吹起,人就本能的想吃点温润的,与其说嘴巴想吃什么,倒不如说是身体根据节气变化,引导我们去吃该吃的食物。米粥就是平和而持久的朋友。


如今真的很难买到能出油的小米了,这款山地小米,是我助理家乡特产,米油厚、米香味儿浓,纯粮食的味道。添加辅食、坐月子,日常养胃必备。


长按二维码可下单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